www.700488.com

我的生命邀请书(蓬蒿持股邀请书)第1至第10封

更新时间:2019-06-09

  我成立了“蓬蒿企业管理有限合伙”企业。以它的名义过户房产,期待更多企业和企业家入股。

  我借款200万,发起成立了“北京·蓬蒿公益基金会”。并以基金会的名义入股蓬蒿合伙企业。

  1990年,我从西安第四军医大学口腔系研究生毕业,分配在北京海军总医院工作。

  记得那时全院只有几部九吋彩色电视,医生护士和患者,几十人挤在一起踮着脚仰着脖子观看电视剧《渴望》,观看您饰演的王沪生的父亲,第一次知道了您。

  后来多次在北京人艺观看您演出的《茶馆》、《家》、,《北京人》,从台下仰望你,您是我们所有人仰望的、最高贵的艺术生命和灵魂。

  您参加了三届蓬蒿剧场承办的“北京·南锣鼓巷戏剧节”开幕式,在台上致辞支持蓬蒿剧场、支持民间戏剧。

  您作为蓬蒿剧场出品的、描写曹禺先生生平和命运的话剧《寻找剧作家》的艺术指导,十几次来到蓬蒿剧场,和编剧、导演、演员一起创作这部戏,几小时几小时地给大家讲授艺术规律和讲述曹禺先生的点点滴滴的细微的生命生平。

  2014年,第五届“北京·南锣鼓巷戏剧节”遭遇巨大资金困难,在我要卖房解决危机之际,是您紧急召集著名戏剧人童道明、王育生、罗锦鳞、王晓鹰、朱琳、李龙吟、费明、杨乾武、陈珂等,在蓬蒿剧场开会,呼吁大家捐赠支持。

  您当日有备而来,带来三万现金,用一个牛皮纸信封包好,当场捐赠给蓬蒿剧场,捐赠给北京·南锣鼓巷戏剧节。

  2016年,您和我、徐永光、朱小斌四人一起,发起成立了中国大陆第一个戏剧舞台艺术的公益基金会-“北京蓬蒿公益基金会”。

  今年年初,您又数次来蓬蒿,和蓬蒿公益基金会团队,和北京市民政局基金会处的领导一起探讨如何开展基金会公益活动,保住蓬蒿。

  是您,很多次在蓬蒿话剧演出的演后谈上,和各种交流会上,提出“如果没有了蓬蒿,会怎么样?”。

  是您,在2012年3月,在我因过度劳累,心脏病发作住院,在心脏冠状动脉里放了三个支架时,短信问候我,说您的内心受到了极大的惊扰。

  您不顾年迈,两次到我住院的304医院心内科病房去看我。第一次时,恰逢我去别的科室做术后检查,您坐在我的病房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

  所以,蓬蒿剧场在面临最大困难的时候,我第一个想起的,第一个想要发出吁求的人,只能是您。

  您就是我们,是我们所有人生命中,最高贵的血缘关系的引领者。也是我们一切最美好生命愿望的保护者。

  “蓬蒿剧场”,这个在中国大地、在艰难时空中,坚持存在了九年的最美好事物和生命,现在到了最危机的存亡时刻。

  我只能启动保住蓬蒿的最后一环——“一对一的持股邀请计划”、“一对一的生命邀请计划”。

  用我自己的生命中,所能影响到、联系到的,也是社会人群中所稀少的但也是最珍贵、最有效的一点点资源,去对接、完成它。再一起还给整个社会,影响整个社会。

  电话中,我曾建议上一次您已捐赠的三万元钱作为入股,因为我知道您日常工资收入都不高。

  您提到这一次支持,是否还是捐赠,不要持股、不要收回本金和利息。我不同意。

  我说这样做,是为了让更多的人,也能拿出自己的一点点力量和意愿,支持蓬蒿,共同完成这件对民族、对社会、对所有人,都是最美好、最值得做的事情。

  现在正式给您发去蓬蒿有限合伙企业持股邀请书及认缴协议书,请您签署、加入。

  2011年6月,蓝天野在担蓬蒿剧场出品的、思考曹禺先生生平和命运的话剧《寻找剧作家》中担任艺术指导,和演员在一起

  2014年5月15日,蓝天野召集一批知名艺术家在蓬蒿开会,联名签署倡议书,捐赠支持蓬蒿剧场、支持北京·南锣鼓巷戏剧节

  2016年3月,王翔和蓝天野在蓬蒿剧场,共同签署发起成立“北京蓬蒿公益基金会”

  2008年,蓬蒿剧场成立,开幕式当天您来参加,您送给它的礼物和祝福是写给它的八个字:“身居蓬蒿,我自庄严”。

  不久,您发来您的剧本“塞纳河少女的面模”,说写成五年无人上演。我看后给您打电话只说了两个字:“感动”。不久组织团队排练、在蓬蒿上演,是蓬蒿剧场成立后,独立出品的第一部戏,讲文学的戏、讲知识分子的戏、最温暖的戏。它是一面旗帜。

  此后,您的“我是海鸥”、“秋天的忧郁”、“蓦然回首”、“一双眼睛两条河”、“三滴水”,共十一部戏,在蓬蒿剧场上演。

  您谦虚地说,是蓬蒿剧场给了您第三个身份:编剧。实际上,是您给了千千万万蓬蒿剧场的观众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文学、真正的戏剧艺术、和温度。多少看过您的戏剧作品的普通观众和大艺术家,都会惊呼,从中感受到太多太重太暖的情愫。

  您的作品,在蓬蒿剧场成立九年来,在蓬蒿上演了十一部,二十多轮,约两万多名观众观看了它,受到滋养。

  您百余次来到蓬蒿,参加您的作品的演后谈、讲座,和万余名观众,最快开奖结果现场直播。做心灵交流。

  2014年,第五届“北京·南锣鼓巷戏剧节”遭遇巨大资金困难,您和蓝天野、王育生、罗锦鳞、王晓鹰、朱琳、李龙吟、费明、杨乾武、陈珂等,在蓬蒿剧场开会,呼吁大家捐赠支持。并把当年您两部著作的全部稿费捐赠给蓬蒿。

  我知道,您是最好的生命、最好的老师和艺术家、文学家,不会有多少资产和收入。

  下面给您发去三个文件:“蓬蒿呼吁、王翔呼吁——温暖、高贵、艺术地活着”、“我的倡议书——算好生命这笔账,留住所有人心中的善和美”、“招股邀请书——请加入持股蓬蒿计划,接受王翔生命邀请”。

  谢谢您,亲爱的童道明老师,我们的艺术生命、文学生命的引领者、保护者和父亲。

  童道明《赛纳河少女的面模》剧本集,他说将此书献给他的戏剧出发地——蓬蒿剧场

  2014年5月15日,蓝天野召集一批知名艺术家在蓬蒿开会,联名签署倡议书,捐赠支持蓬蒿剧场、支持北京·南锣鼓巷戏剧节

  不久,您受童道明老师邀请,来蓬蒿观看他的作品“塞纳河少女的面模”,第一次认识了蓬蒿。

  此后,您几十次地来过蓬蒿,和童道明老师、和蓝天野老师一起,观看过几十部蓬蒿剧场的演出。

  您从中国戏剧艺术评论协会主席和中国剧协《剧本》杂志主编任上退休已多年,但对中国戏剧的热爱与关注,让所有年轻戏剧人感动。

  您说过很多次,有两个艺术殿堂,您再年迈,也要常回来,一个是北京人艺,一个是蓬蒿。

  您的家人(老伴和孩子)都有重病,需要照顾和陪伴,你还是数十次地来蓬蒿观感演出,给予太多次温暖珍贵地戏剧艺术评论和交流指导。

  您的退休金太微薄,家人重病。但2014年,第五届“北京·南锣鼓巷戏剧节”遭遇巨大资金困难时,您和蓝天野、童道明、罗锦鳞、王晓鹰、朱琳、李龙吟、费明、杨乾武、陈珂等,在蓬蒿剧场开会,呼吁大家捐赠支持。

  也将“蓬蒿呼吁、王翔呼吁——温暖、高贵、艺术地活着”、“我的倡议书——算好生命这笔账,留住所有人心中的善和美”、“招股邀请书——请加入持股蓬蒿计划,接受王翔生命邀请”三个文件发给您。

  2011年6月,王育生和蓝天野一起,在蓬蒿剧场观看思考曹禺命运的话剧《寻找剧作家》演出

  2014年5月15日,蓝天野召集一批知名艺术家在蓬蒿开会,联名签署倡议书,捐赠支持蓬蒿剧场、支持北京·南锣鼓巷戏剧节。倡议书还是王育生先生起草的

  您作为中央戏剧学院最资深的教授、导演系主任,和科德学院演艺学院第一任院长,在蓬蒿剧场成立不久,就和蓝天野、童道明、王育生等老师一起,给予它极大的关注和帮助。十数次来蓬蒿剧场观看演出,给予艺术评论和指导。

  2014年,第五届“北京·南锣鼓巷戏剧节”遭遇巨大资金困难,您和蓝天野、童道明、王育生、王晓鹰、朱琳、李龙吟、费明、杨乾武、陈珂等,在蓬蒿剧场开会,呼吁大家捐赠支持。并当场捐赠支持蓬蒿剧场。

  我知道,您是最好的生命、最好的老师和艺术家、文学家,不会有多少资产和收入。

  下面给您发去三个文件:“蓬蒿呼吁、王翔呼吁——温暖、高贵、艺术地活着”、“我的倡议书——算好生命这笔账,留住所有人心中的善和美”、“招股邀请书——请加入持股蓬蒿计划,接受王翔生命邀请”。

  2014年5月15日,蓝天野召集一批知名艺术家在蓬蒿开会,联名签署倡议书,捐赠支持蓬蒿剧场、支持北京·南锣鼓巷戏剧节

  九十年代初,我刚从西安第四军医大学毕业分配到北京工作,就看了你导演的话剧《魔方》。那时并不认识你。

  直到2003年,非典那一年,你导演的话剧《哥本哈根》,在北京人艺小剧场上演,第一次正式认识了你。

  我还记得那天晚上,演出结束,老朋友杨青(剧中饰演波尔夫人玛格丽特)介绍我认识你和梁国庆,当即我们约往圣淘沙咖啡馆,四人聊到深夜,商定成立了“中国国家话剧院戏剧俱乐部”,我做不拿工资的理事长,你做艺术顾问。

  在这个戏剧俱乐部名义下,我帮助国家话剧院、帮助你,将话剧《哥本哈根》推向北大、北师大等五个高校巡演,我也不停地自己买票,邀请并陪同朋友看这部戏,落了个观看一部“哥本哈根”四十多遍的佳谈。

  我将自己家房子打通,做北京最早的民间非职业剧社“绿野”剧社的排练场地,组织李伯男等排演话剧《与戏剧相遇》做公益演出,你将帽儿胡同国话小剧场免费让我们使用。

  2008年,我租下现在这个位于南锣鼓巷的四合院,把它建成剧场,你帮我做了最初的设计。

  你数十次来蓬蒿剧场观看演出,指导蓬蒿剧场《我是海鸥》等很多剧目的演出创作,我邀请你的话剧《哥本哈根》作为第二届“北京·南锣鼓巷戏剧节”的开幕大戏参加演出。

  最重要的,是你在戏剧美学、生命美学层面的造诣、坚持、表达,和对蓬蒿剧场的支持。

  在蓬蒿剧场承办的2014“第五届北京·南锣鼓巷戏剧节”开幕式上,你在发言致辞中是这样说的(根据视频录音整理,一个字不差):

  “蓬蒿剧场的这样的一个空间,给大家提供了一个非常特别的,一个共处一堂的,然后共同交流,互相交流的这样一个场所。彼得布鲁克曾经说在一个空的空间里面,有人当众走过就形成戏剧了,他那个其实是说,在一个空间里面大家的交流。在这样一个别致的空间有这样别致的交流,它体现了咱们蓬蒿剧场的别致和纯粹, 也体现了这个南锣鼓巷戏剧节的别致和纯粹。在别致和纯粹的旗号下,才有真正的戏剧艺术可言。在别致和纯粹的旗号下,才有真正的我们尊者,长者,青年共聚一堂。这才是我们国家真正需要的和谐。”

  只有这种,在生命美学和戏剧美学层面上发生的理解、支持和砥砺,才是最线年,第五届“北京·南锣鼓巷戏剧节”遭遇巨大资金困难时,你和蓝天野、童道明、王育生、罗锦鳞、朱琳、李龙吟、费明、杨乾武、陈珂等,在蓬蒿剧场开会,呼吁大家捐赠支持。并捐赠支持蓬蒿。

  最早向你吁求帮助,首先不是因为我们认识最早、交流最多,也不是因为你是中国国家话剧院副院长、中国戏剧家协会副主席、知名戏剧导演、知名艺术家,影响力大。

  是因为,你是真正意义上的美好生命、艺术生命和事物的理解者、坚守者和保卫者。

  2014年5月15日,蓝天野召集一批知名艺术家在蓬蒿开会,联名签署倡议书,捐赠支持蓬蒿剧场、支持北京·南锣鼓巷戏剧节

  1994年,我刚刚结束在西安第四军医大学研究生学习,分配到北京海军总医院工作不久。

  但质朴灵动热烈,又温而不火,那是在人的脑海里,能留下最深生命印记的美的形象.。

  再后来,因为我出品的话剧“收信快乐”,需要一位最好的演员,和方旭一起,找到了你。

  我还记得在蓬蒿首演那天,演出后你告诉我的那种兴奋的心情,你说:“王翔,开演时,灯光一亮,我一睁眼,观众的脚,就在我眼前,着实吓了一跳,这种感觉,太神奇了。”

  再后来,同样是我作为出品人的、第四届北京南锣鼓巷戏剧节的开幕大戏“寻找剧作家”中,你饰演陈白露演员的角色,和蓝天野、朱琳、陈小玲、王晓凡一起,创造了这部戏。

  再后来,我们一起成立了北京市东城区戏剧工作者协会,你任主席,我任副主席。

  但每每我在微博、微信上,就戏剧艺术和生命灵魂,乃至社会思考,发出最深的感触时,经常、最先呼应回应的总是你。

  我知道你一直在关注着蓬蒿剧场的生存困境。我从每次你在微信的回应中,都能感受得到。

  但不到万不得已,我不愿意太多去求助别人。唯一的一次,是蓝天野老人家在2014年召集的那一次。当时你在外地演戏。

  你是中国影视银幕上最著名的明星演员。但只有我知道你在话剧舞台上是多么无私、勤奋、低调、朴实。

  很多人是因为你饰演“西游记·女儿国”国王和出演“凯旋在子夜”认识你。我却是被你在电视剧“大秦腔”中饰演双池这个角色所震撼,认识了你。当你在剧中的表演,引得唱出惊天地、泣鬼神的秦腔花脸绝唱的韩茂臣,为你把一谷仓谷子全部用手簸干净时,我的灵魂也被惊呆了。

  我都忘记了,不知是出演童道明老师的“塞纳河少女的面模”,还是出演费明的“恐惧”,你第一次走进了蓬蒿剧场。

  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你这样一个大明星,在蓬蒿剧场,不计报酬、不计待遇地连话剧带剧本朗读,一共出演了十几轮戏。

  有一轮演出“塞纳河少女的面模”,你原先饰演的冯至夫人姚可昆的角色,另一位艺术家想饰演,你让给她,自己甘愿担当开演时五分钟的冯至“那时”诗的朗读,也要跟完演出全程。

  2014年,第五届“北京·南锣鼓巷戏剧节”遭遇巨大资金困难,您和蓝天野、童道明、王育生、罗锦鳞、王晓鹰、李龙吟、费明、杨乾武、陈珂等,在蓬蒿剧场开会,呼吁大家捐赠支持。并把当时您出演《寻找剧作家》所得酬金三万元,全部捐蓬蒿剧场。

  我们也成为精神交往最深、对生活、对生命、对艺术、对社会,无话不谈的的朋友。

  现在,蓬蒿剧场遭遇更大困难,我首先要向最亲的亲人、朋友,最美的灵魂吁求帮助。

  2014年5月,蓝天野召集一批知名艺术家在蓬蒿开会,联名签署倡议书,捐赠支持蓬蒿剧场、支持北京·南锣鼓巷戏剧节

  但也是北京戏剧最有力的推动者,是北京大学生戏剧节和北京青年戏剧节的最主要的倡导者和推动者。

  您代表北京剧协和蓬蒿剧场一起,连续五年,每月为北京非职业民间剧社,提公益戏剧剧本朗读活动的支持。

  你还对太多在蓬蒿剧场和南锣鼓巷戏剧节上演的剧目,给予各种形式的关注和支持。

  2014年,第五届“北京·南锣鼓巷戏剧节”遭遇巨大资金困难,您和蓝天野、童道明、王育生、罗锦鳞、王晓鹰、朱琳、李龙吟、费明、陈珂等,在蓬蒿剧场开会,呼吁大家捐赠支持。您把当年自己工资的一部分,捐赠给蓬蒿剧场。

  下面给您发去三个文件:“蓬蒿呼吁、王翔呼吁——温暖、高贵、艺术地活着”、“我的倡议书——算好生命这笔账,留住所有人心中的善和美”、“招股邀请书——请加入持股蓬蒿计划,接受王翔生命邀请”。

  2014年5月,蓝天野召集一批知名艺术家在蓬蒿开会,联名签署倡议书,捐赠支持蓬蒿剧场、支持北京·南锣鼓巷戏剧节

  还是那句话,人们的选择,最终是以生命美学的分量来决定的,这样才有可能有效发生,不管是思想、意义、交流,还是共同担当、创作。

  我已经给八位老艺术家和知名艺术家,写了这次的生命邀请函和蓬蒿持股邀请函。

  下面这两封写给你和杨楠,挂牌玄机图,是基于我们一起为戏剧,为更多普通人获得艺术生活和艺术创作权益,所做的这么多努力的美学意义和美学分量,我们能更准确地算好自身生命美学和生命发生这笔账。

  更清楚怎样能够分配出和分配好生命中的资源,拿出一点点能力,支援周围更好的事情。

  像呈现戏剧一样,呈现它。把它也作为一次对于生命理念和艺术理念的呈现,呈现给更多人。

  话剧“顾不上”和“人生不适情”,在蓬蒿剧场和南锣鼓巷戏剧节演出十余轮,“树新风剧团”几十个职业、非职业的青年戏剧人,几百人次地,和几千人次的观众,在蓬蒿剧场,发生过最美好最温暖的生命交流。

  我和你,还有“树新风”剧团的几十位成员,都是这美好和温暖的真正的启动者。

  还是那句话,人们的选择,最终是以生命美学的分量来决定的,这样才有可能有效发生,不管是思想、意义、交流,还是共同担当、创作。

  我已经给八位老艺术家和知名艺术家,写了这次的生命邀请函和蓬蒿持股邀请函。

  下面这两封写给顾雷和你,是基于我们一起为戏剧,为更多普通人获得艺术生活和艺术创作权益,所做的这么多努力的美学意义和美学分量,我们能更准确地算好自身生命美学和生命发生这笔账。

  更清楚怎样能够分配出和分配好生命中的资源,拿出一点点能力,支援周围更好的事情。

  像呈现戏剧一样,呈现它。把它也作为一次对于生命理念和艺术理念的呈现,呈现给更多人。

  话剧“顾不上”和“人生不适情”,和“恶棍训练营”,和“福仕德”,在蓬蒿剧场和南锣鼓巷戏剧节演出十余轮,“树新风剧团”和“北外外剧团”,几十个职业、非职业的青年戏剧人,几百人次地,和几千人次的观众,在蓬蒿剧场,发生过最美好最温暖的生命交流。

  我和你,还有“树新风”剧团和“北外外剧团”的几十位成员,都是这美好和温暖的真正的启动者。

  下面给你发去三个文件:“蓬蒿呼吁、王翔呼吁——温暖、高贵、艺术地活着”、“我的倡议书——算好生命这笔账,留住所有人心中的善和美”、“招股邀请书——请加入持股蓬蒿计划,接受王翔生命邀请”。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